红茶小说网 > 年轻的母亲4视频观看视频播放 > 敬我相思不成悲
本书标签: 富二代网站91  豪门暖媳全文  纳粹追凶     

敬我相思不成悲:十面埋伏

敬我相思不成悲

十面埋伏。。。。
  “嗯”
  也不知道为什么,此刻欧阳培兰的那婉转的声音份外动听,高珏依言点头,走到一边的椅子上坐下。
  他才一坐下,欧阳培兰的右手手指便再次抚到琴弦之上,轻轻拨弄起来。www.zhuixiaoShuo.com
  “当嗡”
  琴弦波动,旋律响起,高珏很快便感受到一股波澜壮阔之气。这首曲子,高珏上大学的时候,似乎听过,依稀记得,名字应该是叫作。
  当时弹奏这一曲的,好像是音乐系的一副副教授,水平相当不错,高珏都听的有些痴迷。可当他今晚听到欧阳培兰弹奏的时候,突然发现,那位副教授的水平实在一般,和欧阳夫人相比,逊sè太多。
  是一首武曲,描述的故事不必细说,几乎谁都知道,是楚汉争霸的最后一战,垓下之围。以拥有力拔山河、万夫不当之勇的楚霸王自刎乌江而落幕。
  长歌当哭,琵琶曲运用的是典型写实的手法,以深刻的音乐语言和演奏技巧,再现了这一战役的全过程,是一幅绘声绘sè的古战场音画。将这湮灭的英雄诗篇,一页一页地掀开,琵琶用它清丽圆润的声响,含着泪,淌着血,悲壮地、如泣如诉地弹出一节节短歌。
  列营、吹打、点将、排阵、走队、埋伏、鸡鸣山小战、九里山大战、项王败阵、乌江自刎、众军奏凯、诸将争功、得胜回营。总计十三个篇章,欧阳培兰弹奏的手法先声夺人,一上来便渲染了强烈的战争气氛。军营垒垒,战旗猎猎,铿锵有力的节奏犹如扣人心弦的战鼓声,激昂高亢的长音好像撼震山谷的号角声。擂鼓三通、人声鼎沸、军炮齐鸣、铁骑奔驰。
  欧阳培兰奏出的长音,模仿古代军中筚篥的吹奏,形象地再现了汉军由远而近、浩浩荡荡、气壮山河的威武军容。
  扣、抹、弹、抹的手法,造成了一种紧张、神秘而又恐惧的氛围。夜幕笼罩着四野。伏兵神出鬼没地步下了十面埋伏阵。天低云暗,秋风瑟瑟,凄清的月光黯然失sè,只有星星眨着狡黠的眼睛,窥视着静夜中潜伏的杀机。
  汉军从四面八方涌来,瓦解了楚军的阵营,大势已去。
  这一刻。欧阳培兰的右手猛地离开琴弦,手腕在空中重重地摇动起来,腕上的金铃随着摇动,发出急促的“叮当”之声。与此同时,便见欧阳培兰张嘴樱唇,纵声悲歌起来。“力拔山兮气盖世,时不利兮骓不逝,骓不逝兮可奈何,虞兮虞兮奈若何?”
  声音落定,欧阳培兰的手又飞快地放到琴弦之上,拨动起来。手指的速度,忽快忽慢。将英雄末路,儿女情长的氛围演绎的淋漓尽致。生死关头,项羽依然不能割舍的是美人和骏马。当楚歌四面唱响之时,亦正是虞姬拔剑起舞之时,英雄的爱,灼痛了她的心,沸腾了她的血。她泪飞如雨,她拔出了利剑。美人含泪舞剑。该是怎样的一种凄楚别致的妩媚。血溅利剑,又该是怎样的一种勇敢无畏的壮美。美人将生命与血混着爱情唱响了一曲隽永的挽歌,让天地为之动容。
  乌江自刎,乐曲凄切悲壮。江水浩淼、江涛拍岸,流淌着默默然升华的诗意。
  这一刻,欧阳培兰拂动琴弦的手再次抬了起来,在半空中慢慢摇动。皓腕上的金铃也跟着发出“叮当叮当”的声音。
  “生当做人杰,死亦为鬼雄,至今思项羽,不肯过江东”
  欧阳培兰感慨地吟唱。一双凤眸也跟着移动到高珏的脸上。这一刹那,欧阳培兰的眼中尽是深情,满含着无尽的情意。她的小嘴微张着,先是用舌尖,轻轻地舔舐了一下唇边,跟着才幽幽地说道:“霸王如果过江而去,汲取教训,重整旗鼓,历史或许会重写,然而,面对最后抉择,项羽拒绝渡江。二十四岁起兵,曾以霸气叱咤风云,率领江东八千子弟纵横天下的西楚霸王项羽,拔剑自刎。一代英雄,血洒乌江之滨。死时不过三十一岁”
  说到此,欧阳培兰的脸上露出一丝伤感,这抹神采,只怕这个世上还没有见过。随即,欧阳培兰又真挚地说道:“夫君,如果有朝一
  ì,你哪怕是身陷绝境,也一定要想法设法保全有用之躯,切莫意气用事,学那项羽”
  欧阳夫人十分了解高珏的xìng格,想高珏为了宁小芸都能不惜牺牲xìng命,如果真到了霸王别姬的时候,只怕真的会学项羽。
  望着欧阳培兰真挚的面容,听着那真挚的声音,高珏不禁一阵感动。他明白欧阳培兰的心意,忍不住郑重点头说道:“夫人,我一定会铭记你今夜所言!”
  见高珏答应,欧阳培兰才满意地点点头,跟着,将琵琶丢到床上,人也跟着站了起来。
  窗外月光皎洁,奈何窗帘遮挡,只有隐约的光线透入,使得房间内的光景极为朦胧。欧阳培兰身披薄纱,胸缠肚兜,**着双腿,一双玉足盈盈向前移动。
  这般身姿,在朦胧的光线之下,显得份外诱人。或是平时,高珏看到,必然心猿意马。可是这一刻,因为先前的震撼,以及欧阳培兰语重心长的一番话,令高珏并没有那种冲动,只是陶醉。
  渐渐,欧阳培兰来到高珏面前,猛地一转身,那丰腴且充满弹xìng的大屁股直接坐到高珏的大腿之上。她身子一扭,双臂抱住高珏的脖颈,一双**跟着抬了起来。高珏下意识地抬起双臂,左臂揽住欧阳培兰的肩头,右臂从下向上一勾,轻巧地托出夫人的膝弯。
  欧阳培兰对高珏的表现很是满意,将面颊轻轻地贴在爱郎的肩膀之上,冲着高珏的耳朵又轻轻地吹了口气,才幽然地说道:“夫君,你我皆是官场中人,官场之上,没有永远的朋友,只有永远的利益,今天是朋友,也许明天就是敌人。如果有一天,你我成为对手,你会怎么抉择?”
  这个问题,其实很难回答,但是高珏此刻却是“哈哈”一笑,说道:“你的心机与手段远在我之上,我还是愿意和你做朋友。如果真的有一天,一定要和你成为对手的话,我也会选择投降。”
  听了这话,欧阳培兰的心中甚是欢喜,但她的脸上并没有表露出来,而是肃然地说道:“我不要你向我投降。也许有朝一
  ì,你会身不由己,那个时候,只怕你想投降也无法投降。如果有那一天,你会怎么办?”
  “我我会向你退避三舍”高珏犹豫一下,认真地答道。
  其实高珏也明白,人在官场,身不由己的道理。或许哪一天,自己是否迎战,真的不在自己的掌控之中。
  “这话可是你说的。如果万一有这么一天,你要向我退避三舍!届时你可莫要反悔?”欧阳培兰马上认真地说道。
  “没错!我决不反悔!”高珏肯定地答道。
  “夫君”
  两个人并没有真的走到那么一天,此番在世博会上兵戎相见,其实只是小场面。她这么问高珏,也就是有感而发,不过高珏的回答,却令她感动。且不管高珏是不是暂时xìng的敷衍,但是欧阳培兰肯定一点,夫君这个人,一向是一口吐沫一个钉,说出去的话,就如泼出去的水,一言九鼎,从不反悔。
  她的左手,不自禁地移动到高珏右颊之上,温柔地抚摸起来,进而说道:“不管到了什么时候,我们都是夫妻!”
  “嗯!”高珏郑重地说道:“不管到了什么时候,你都是我的发妻!”
  “嗯”欧阳培兰感动地应了一声,这辈子,她从来没有爱过一个人,或许自己就是一个木偶,或许自己就是一枚棋子。她从来没有什么感情,可是这个男人,令她生出了感情。不过,她也只是对这个男人一个人有感情罢了。她不会爱屋及乌。欧阳培兰深情地说道:“如果有一天,我们真的会兵戎相见,哪怕是到了不死不休的时候,也不会对你用十面埋伏,一定会网开一面。”
  高珏没有说话,只是侧过脸满含真情地望着欧阳培兰的眼睛。那双凤眸,并不似平
  ì那般摄人,散发出的柔情,让高珏神往。
  欧阳培兰也望着高珏眸子,樱桃小嘴微微张开,柔滑的舌头轻舐了一下嘴角,随即凑到高珏的腮下,吻了一口。
  “夫君今天晚上,我想让你对我温柔一些”欧阳培兰跟着柔声说道。
  “嗯”高珏答应一声,面庞欧阳培兰贴去,嘴巴张开,温柔地吻住那朱红sè的双唇。
  以往二人接吻,都十分疯狂,特别是欧阳培兰,经常xìng的反客为主,激情四shè地拥吻。可是这一次,欧阳培兰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,只是将眼帘合上,静静地享受爱郎的柔情蜜意。
  高珏两辈子加在一起,活了能有六十多年,上辈子光看片了,虽说没啥实在经验,却也懂得了不少技巧。这辈子身边美女如云,将上辈子的理论拿过来进行实践,那技术可不是一般的强悍。要温柔的话,可如清风拂面,要粗野的话,犹如惊涛拍岸。要不然的话,哪能征服那么多女人。

上一章:重生之文化巨匠 敬我相思不成悲 最新章节 下一章:草草影视国产最新线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