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茶小说网 > 嘟嘟影音旧版下载大全 > 重生之矫妻无敌
本书标签: 天才宝宝极品娘亲  花都仙帝  小魔女app破解版     

重生之矫妻无敌:死了

重生之矫妻无敌

死了。。。。
  五月四号,高珏与宁小芸一起返回南湾,他俩是各开各的车,半路累了,就找个地方一起吃饭,一起休息会,直到旁晚,才回到南湾
  公安厅的任命,下得还真快,五月六号就下来了,宁小芸少不得找高珏甜蜜的吃一顿饭book.zhuike.net
  她的事,只是小事,南湾日后的归属问题,才是大事也不知道是从哪里传出的小道消息,都说用不了多久就会有正式的文件下来,将南湾划归到德原市甚至还有传言称,用不了多久,县长梁伯华就会被调走,在南湾正式划归到德原市之前,到固州的某个区当区长
  这些都是扑风捉影的事,但传的很真格的差不多,高珏都不仅开始信以为真了
  1999年5月7日这一天国际上发生了一起大事,是夜,以美国为首的北约,悍然袭击我驻南斯拉夫的大使馆,造成多人殉难消息传来,举国震怒,我国在第一时间对美国进行谴责,必须要他们道歉
  小小的南湾县,一时间也掀起爱过浪潮,时不时的都能看到一些爱国的口号和标语,不过这都是百姓背地里的做的,倒没有人上街游行
  当然,这种谴责美国的大事,轮不到高珏来做,也就在南湾忙活自己的工作快下班的时候,他的手机响了,一接听,原来是欧阳培兰打来的
  “今天晚上老地方”
  她只扔下了一句话,便行挂断
  今天晚上,是给宁小芸践行的日子,宁小芸已经将工作交接,明天就要出发和欧阳培兰相比,宁小芸更为重要,他本想推了,怎能欧阳培兰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
  下班后,高珏到宁小芸宿舍,与她共进晚餐这顿饭,很罗曼蒂克,还是烛光晚餐席间,宁小芸深情地对高珏说了一句话,“十一的时候北安见消到时你能向我求婚”
  高珏没敢打包票,他也不知道,江红杏那边的情况怎么样,如果没有问题的那一切就没有问题了
  直到晚上十点,高珏才从宁小芸那里离开,前往老地方
  他有房间的钥匙,“咔”地一声,将门打开里面黑漆漆的,不像是有人的样子高珏并没在意,他习惯了,欧阳培兰从不喜欢开灯往地上瞧了一眼,黑色的高跟鞋摆在那里,没错,人在
  把门关上,信步向卧室走去客厅里很黑,但高珏已经习以为常也不知为什么,他突然产生一种畏惧感,来了这么多次,他以前从未有过
  背心一阵发凉,寒毛都竖了起来有点阴森的味道终于,他发现哪里不对了,欧阳培兰喜欢红色,家里的一切都是红的客厅里,沙发是红色的大茶几是红木的,地毯也是红色的可是今天晚上,一切都变了沙发变成了黑色,茶几变成了黑色,就连地毯也变成了黑色一切的一切,都是黑色的
  高珏倒吸一口凉气,他从来不相信这个世上有鬼,唯一的解释,只能是欧阳培兰将这里的摆设给换了
  穿过客厅,就是卧室,卧室的门关着,轻轻拉动扳手,门开了
  房间内漆黑一片,高珏的心头,又是一颤,没敢马上进去以前血红色的窗帘,换成了黑色,遮挡了外面的星光,使得房间内伸手不见五指,什么也看不到
  “你在吗?”高珏到这里来的时候,在上床之前,从来没有主动说过话,今天晚上,他忍不住开口了
  君子不立谓之下,该小心的时候,他总是小心
  “不敢进来呀……”欧阳培兰的声音,在房内响起,是床上的位置只是,她的声音不似平日,有了一丝萧瑟的味道
  高珏被戳中心事,却没有丝毫尴尬,他的脸皮已经相当厚了,调侃地说道:“和你这条美女蛇在一起,自然要处处小心”
  欧阳培兰没有再说话,仿佛没有听到高珏的声音高珏慢慢走进房间,凭着记忆,来到床边,黑暗中,他勉强可以看到,欧阳培兰靠在床头,床上的床单,不是红色,好像也是黑色的欧阳培兰穿着一身黑纱,黑纱之下,是那完美的**,没有胸罩,没有内裤,就是赤条条的罩着黑纱
  她的手上,仍然带着美甲,美甲也不是红色,是黑色她很少化妆,因为她足够美丽,特别是那华贵的相貌,不施脂粉,也足矣母仪天下可今晚,她好像化妆了,虽然很黑,看不得太清,但依稀可以看到,她的嘴唇是黑色的
  “今天怎么这副打扮?”高珏纳闷地问道
  “还是老规矩”欧阳培兰萧瑟地吐出一句话
  高珏明白老规矩的意思,先做,后聊他不再多言,慢慢地将身上的衣裤脱掉,**裸的上了床才一上去,欧阳培兰就动了,一把将他扑倒,送上火热的嘴唇
  “唔……”
  这也是从来没有过的,记得欧阳培兰好像不喜欢接吻,只管做那件事可此时此刻,她用舌头,强行通过高珏的牙关,抵到高珏的舌头之上,忘情的热吻起来
  她的动作,很狂野,充满了激情热吻的同时,她抓住高珏的手抓,放到那高耸的阵地之上,黑纱很爆就和没穿衣服,都没什么区别
  和她在一起,**的工作,几乎都是省略的,高珏从来没有主动去摸过那里高珏不摸,欧阳培兰也没有强求过,对她来说,发泄了原始的**,就已经足够
  现在,把将手紧紧地按在高珏的手背上,竟然忘情地大叫起来,“你用力,使劲,用最大的力……”
  高珏莫名其妙,却也按照她的意思去做欧阳培兰在高珏的刺激之下,疯狂的嚎叫起来,比那发情的雌狮,还要疯狂她的瞳孔,在这一刻,似乎都已放大
  没一刻功夫,她猛然撩起黑纱的下摆,露出雪白的屁股,然后,狠狠地坐了下去
  “啊……”
  高珏不敢想象,身上的欧阳培兰,会这么疯狂,她的叫声,要比往常大上数倍,是那样的肆无忌惮
  也不知过了过久,欧阳培兰的身子霍然向上直直的挺起,发出那激情**的咆哮
  她的身子软了,这一刻,她伏到高珏的身上,重重地喘息起来可没喘几声,她忽然说道:“抱紧我,使劲的抱着我,有多大劲,就用多大劲”
  这也是从来没有过的,高珏再次狐疑,不知道,欧阳培兰这是怎么了但他还是按照欧阳培兰的话,抬起双臂,将她紧紧抱住
  房间内,陷入沉寂,并不是死一般的,起码还有欧阳培兰浊重的喘息声
  良久,欧阳培兰,终于开口了,“我男人死了……”
  “啊”闻听此言,高珏立时一惊,紧紧抱着她的双手,不由得松了几分“怎么回事?”
  “他在南斯拉夫,呵呵……”欧阳培兰笑了,笑的很凄凉
  高珏没有再说话,只是觉得有点尴尬,放在欧阳培兰身上的手,也不知该不该放开毕竟,现在趴在自己身上的人,算是一个还在服丧期间的寡妇
  “你怎么了?他死了,和你有什么关系,咱们俩也不是第一次,都这么久了,他活着,还是死,对谁来说,都没什么区别抱紧点,我现在好像有个人抱我”欧阳培兰说话时的语气,有一股说不出的味道,说她伤心,似乎没有,说她冷漠,也不太像,说她凄凉,还是没有这个味道
  高珏仍然没有说话,只是按照她的意思,双臂又紧了紧
  “他早不死,晚不死,偏偏在这个时候死了!不过也好!”欧阳培兰自顾自地说着,她的声音透着一股狠劲,但听到高珏的耳朵里,却不禁有些发怵,身上的这个女人,到底是个什么人呀
  “南湾的事,现在外面有很多传闻,你听说了么?”欧阳培兰终于说了一句,让高珏认为有用的话
  “听说了”高珏答道
  “你猜,那是真的还是假的?”欧阳培兰说话时,脸上露出了一抹另有深意的淡笑
  “我哪知道,决定这件事的事,在国务院,谁能猜得准在正式的文件下达之前,一切都是传闻”高珏说道
  “如果我说,这是真的,你信不信?”欧阳培兰有些玩味地说道
  欧阳培兰接触了也有一段时间,虽然她的话,有的时候,也辨不出虚实不过有一点,在大局已定的时候,是不会有假的
  “虽然你上次让我很失望,但你终究是没有站到梁伯华一边,比起贾景平这个不知死的东西,还是强点的念在你……”说到这里,欧阳培兰的头,伏到了高珏的耳畔,和他耳鬓厮磨起来,并用极低的声音接着说道:“缓解我寂寞的份上,这一页,揭过……”
  声音虽低,但最后那两个字,却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显然是有点的警告的味道
  说完,她抬起头来,正对着高珏,黑色的嘴唇在高珏的嘴唇上轻轻地点了一下,这才又说道:“用不了多久,梁伯华就会调走,本来他的位置,我是看好的你,可惜,你只能等下一次”
  “无所谓了,我已经在一年之内,从镇长升到常务副县长,知足了”高珏笑了
  “知足就好,我喜欢的就是你这一点……”说着,欧阳培兰的脸上又露出玩味的笑容,“可我这个人不知足艾不仅是在权利上,还是在这个上面咱们再来一次”
  (

上一章:云鬟酥腰女主 重生之矫妻无敌 最新章节 下一章:拐走坏坏王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