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茶小说网 > 彩色直播app下载官网 > 新常山赵子龙
本书标签: 2020麻豆传媒在线观看  草草收兵是什么意思  橘子视频下载链接     

新常山赵子龙:突如其来的争斗

新常山赵子龙

突如其来的争斗。。。。
  服装厂的生产条件,简直差的不能再差了。要知道,能够摆下二百台缝纫机,且能从容生产的服装厂,起码得有两千平面积。可这服装厂,多说一千平,房间内缝纫机,摆列的紧紧巴巴,连个堆放布料的地方都腾不出来。而且也没有库房,真不知道购买回来的布料和做好校服,都往哪存放。
  地面坑洼不起,还有砖头渣子,高珏能够看出来,这以前都是火炕,也就这两天刚被砸完,里面的缝纫机,都是被堆进来的。不过,高珏也挺佩服王天华的,这也是个不小的工程,十多座房子,二三十间屋,所有的火炕,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全部砸干净运走,还真不容易呀。虽说墙壁没砸,想来是因为时间实在不够用,有点砸不起。book.zhuike.net
  参观了一圈,厂内除了赵开东和那个会计赵玉玲之外,再没有其他的工人。众人回到厂长室坐下,该说不说,王天华准备的这些二手沙发,还真不错。
  “杨主任,这服装厂咱们已经参观过了,你有什么看法,可否愿意安排下岗女工进厂进行生产呀?”办公室主任任立波等众人都坐好,看向杨姝婕。
  “这服装厂的条件确实差点,但刚刚王局长也说了,他们这个服装厂只承担学校校服的活,没有其他收入,也没法搞的太好,不然实在不划算。我的看法是这样的,对那些下岗女工来说,主要能够解决温饱就行,工作条件的好坏,她们不会太过奢求。这里起码能够遮风挡雨,而且相应设施齐全,到此做工,应该没有问题。”说到这里,杨姝婕顿了一顿,跟着又道:“对了,赵厂长,咱们参观了一圈,怎么一个工人也没看到呀?说实话,我来的路上,就想着和这里的工人进行一下交流,也算是取取经。”
  “校服的活,一年也就能干上两个月,我们一般都是八月份开工,将一些大众码的校服先做出来一部分,等到九月份学校开学,将校服的尺寸都报过来,我们再按照相迎尺码,将其余部分补上。”赵开东早就料到对方会这么问,所以已经准备好说辞。
  “我看你这地方不大呀,提前将校服做好,都存放在什么地方呀?好像也没有个仓库什么的。”杨姝婕又问道。
  “啊……这事其实我们刚开始也头疼,但条件就是这样,只能自己克服。还是王局长主意多,给我们想出一个法子,在院子里铺上帆布,做好的校服都用塑料袋封好,摆在帆布上面,然后上面在罩一层帆布。”赵开东对答如流。
  听了这话,高珏心想,亏你也能想出这法子,八九月份雨最多,你能把校服摆院子里,铺什么也白费呀。这种院子,和他家里的一样,下雨之后,雨向下渗的速度慢,赶上雨大的时候,有的地方积水能有将近二十公分,都得垫转头在上面走。你这在地上都铺上帆布,渗水的面积变得更小,这院里估计都得成河套。
  但这话高珏绝不能说,因为说了之后,对方好几种借口呢,比如说塑料袋的质量好,水进不去;再者就是,我这里渗水就是快,不信你夏天来看。
  而且,自己提出这种疑问,还会被人家认为是故意找茬。
  “没想到王局长的法子这么多。”杨姝婕微笑地说道。找这种茬的话,高珏也没教她说,杨姝婕自然也不会提出来。
  “这也是没办法逼出来的,土法子。”王天华谦逊地说道。
  “赵厂长刚刚说,工人一年就干两个月的活,那他们怎么结算工资呀?一年不会只开两个月的工资吧,那……能够生活的吗?”杨姝婕故意问道,脸上还刻意地露出一丝忧虑之色。
  “工人虽然一年只干两个月的活,但承包校服的收入,王局长却全部发给了工人,足够他们一年的用度。”赵开东说道。
  “哎呀,这承包校服的活,一年下来的收入也不少呀,我听人说,咱们北安县校服的质量不太好,布料也是极差的,一套校服的成本,都用不上十块钱。而校服卖给学生,一套要六十块钱,这可是五十块钱的利润呀。我大概算了一下,咱们县的高中小学加在一起,一年大约能有三万套校服,这可是近一百五十万。乖乖,给二百来人来工资,一人一年将近能开上六七千呢。而且他们只干两个月活,一个月三千多,这种经营模式可不好呀,容易令人滋生好逸恶劳的心里。这些工人休息的十个月,也不知是另外找活干,还是游手好闲,在街上瞎混呀。”杨姝婕按照教好的说辞,淡然地说道。
  她的话倒也在理,任立波不好说什么,倒是杨丽娟,随即开口,“是呀,王局长、赵厂长,你们这种经营模式可不对呀。虽然是扶持下岗职工,但哪有一个月工资三千多的,我们国家现在的政策,是多劳多得,哪有不劳而获的。你们这么做,很容易好心办错事呀。说句不好听的,这些活教育局转包给县里的几个服装厂,给他们二十块钱一套,他们都抢着干,教育局再六十块钱卖给学校,从中还赚四十块钱呢,这些钱上交县财政,一年一百多万,能干多少事。别人连工带料二十块钱就能把活干了,从中还赚钱,你们这却六十块钱一套。扶持下岗工人,也没有这么扶持的吧。”
  这一席话,倒是杨姝婕想要说的,但她的言辞,肯定要相对委婉一些,不能像杨丽娟这般直来直去。这突如其来的惊喜,实在有点让杨姝婕和高珏意想不到。
  高珏心中纳闷,这是怎么回事呀,难道是我小看了杨部长,看来还是正直的官员多呀。
  令高珏和杨姝婕没有想到的还在后面呢,县委办公室主任马一民也开口了,“王局长,杨部长说的话没错呀,你的这个做法,表面上是扶持了下岗职工,让他们解决了温饱,可是你有没有想过那些购买校服的学生和家长。一套值十块钱的校服,卖给他们六十块钱一套,这五十块钱的差价哪去了。知道的,是你扶持下岗职工了,给那些下岗职工解决温饱了;可不知道的呢,还以为钱被学校和教育局从中赚去了呢,这让咱们北安县的学生和家长怎么看待咱们县的教育工作呀。这是不是让学校和教育局承受不白之冤了。”
  马一民的语气倒是客气,可话中的含义,非同小可。这要是给你扣上一个工作不当,有失偏驳,致使本县的学生、家长蒙受经济损失,给县里的教育工作抹黑的罪名,你也说不出二话。
  “哎呀……”王天华马上作出一副痛心疾首,十分后悔的样子,说道:“杨部长、马主任,你们教训的对呀。这事确实是我办的不对,有失偏驳了。光想着让这些下岗职工有饭吃,没有想过其他。是我不对,有欠考虑,我一定检讨,接受县里的任何处分。”
  “王局长也不能这么说,谁做工作没有犯过错误,谁做工作又能面面俱到,知错能改,也就是了。你这不也是想着为下岗职工解决再就业的问题,给县里减轻负担么。”马一民笑呵呵地说道。
  “对、对,马主任说的极是,王局长这也是好心办坏事。”任立波在刚刚杨丽娟和马一民突然发难的时候,他吓了一跳,为王天华捏了一把冷汗,生怕对方拿此事大做文章。好在,马一民适可而止,他赶紧出声打起圆场。
  高珏本以为,这回是自己与杨姝婕和王天华进行的一场较量,他做了多少准备,想把承包校服拿到手,可自己这边,只是打了个前站,还没真刀真枪呢,结果后续的话,就让别人给抢着说了。
  通过杨丽娟、马一民、王天华、任立波四人说的话,高珏似乎看出点端倪。杨丽娟和马一民似乎是一伙的,王天华和任立波大概是一帮的。
  马一民是县委办公室主任,必然和县委书记一条心,记得杨姝婕说过,宣传部长杨丽娟和县委肖书记走的比较近,这么看来,他们两个肯定是县委书记的人。
  任立波是县政府办公室主任,摆明是县长的人,如此看来,这个王天华应该和县长有什么关系。也是,他才二十七八,就能干到民政局副局长,不过几年就是县人事局的局长,没有深厚的背景,怎么可能。
  刚刚马一民和杨丽娟本来已经抓住王天华的短处,只要深里追究,让王天华把工人找来核实,搞不好就能把王天华直接作死。可他们为什么点到为止,就这么收手了,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呀?
  高珏只能看出表面,隐藏的玄机,却想不明白。但他的脑子,实在太够聪明,渐渐他又意识到一个问题,这件事真的可以作死王天华吗?
  如果,王天华有县长撑腰,他想找点工人把这事糊弄过去,也不见得办不到,起码他也提前三天做了准备,不说别的,来给他收拾院子的工人,就可以出来冒充。看来,真的往下挖,想要扳倒王天华的话,会掀起一场泫然巨波,在没有百分百的把握下,杨丽娟、马一民,以及他们背后的人,是不会出手的。也许,王天华在对方的眼里,也算不得什么,只要给点教训就行,犯不着往死里面打。估计有了这个小小的污点,王天华的升迁之路,多多少少会受到一点阻碍吧。
  高珏感到,自己水平还是很低,能够猜测到的东西,也太少。最起码,马一民最后那一招点到为止,有何目的,自己就不懂。

上一章:谁有哥布林的窑洞在哪里看 新常山赵子龙 最新章节 下一章:肉片动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