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茶小说网 > 八零小神医唐喻心 > 文集
本书标签: 青青草草青青的拼音儿歌  久热草精66  小早川怜子在线上高清     

文集:率先出招

文集

率先出招。。。。
  市委书记赵广的办公室内。
  赵广坐在老板台后,右手放在老板台上,手指没有节奏地敲击着桌子。
  由此可以看出,赵书记现在的心里很烦。souDU.org
  他能不烦么,杨兴贤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,这才刚从大平县调到固州市来,上任宣传部长还没一个月,儿子就出了这等事。虽说儿子犯法,不会株连老爹,可话说回来,总要担上一个教子不严的罪名吧。说句不好听的,你要是不当这个官,你的儿子敢这么嚣张么,他要是不打着你的旗号,派出所、拘留所的jǐng察,会给他面子么。你这才来固州几天呀,椅子还没坐稳,儿子就无法无天,外界会怎么说呀。
  杨兴贤若非是赵广亲手提拔的,这种事儿他才懒得管呢,你的儿子胆大妄为,纯属咎由自取,怨不得别人。可现在不行呀,他不希望杨兴贤就这么下去,没干上一个月就因为这种事下台,他赵广的脸上实在难看。要知道,为给杨兴贤挣来这个宣传部长的位置,他可是费了不少力气。现在可好,岂不是等着让旁人看笑话。
  “铃铃铃……”
  这功夫,桌上的办公电话突然响了。
  赵广摘起电话,说了声,“喂。”
  “喂,书记,人事局的唐飞想要见您,书友在看。”电话里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。
  “让他进来。”赵广一听说唐飞来了,连忙说道。
  电话放下,没过片刻。门外响起了敲门声。赵广说了声进来。房门打开。走进来的正是唐飞。
  赵广今天早上就知道信了,杨兴贤还亲自跑到他这里来哭诉,希望赵广能够拉扯一把。赵广为了脸面,觉得尽量尝试着拉一把。
  他对高珏的底细还是蛮清楚的,知道高珏与唐飞、肖毅当初是党校同学,一起参加的进修班,这种事,最好还是让和高珏关系近的人出面比较好。所以。他在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唐飞。
  眼下见到唐飞进门,赵广比了个手势,客气地说道:“坐。”
  “多谢赵书记。”唐飞应了一声,在沙发前搭了个边坐下。
  然后,唐飞也不等赵广开口寻问情况,就抢先说道:“书记,我刚刚进到他了。”
  “哦……”赵广微微点头,说道:“他怎么说……”
  “他……”唐飞没有明言,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  “我知道了。”赵广再次点头,没有继续往下说。
  唐飞也没有资格和赵书记聊天。今天能坐在这里,全仗着是替赵市长跑腿。现在事情也没办成,哪能还继续坐在这里。他站起身来,主动告辞。
  赵广也没有留他的意思,摆了摆手,示意他可以走了。
  待唐飞出了办公室,赵广拿出一支烟,点燃吸了起来。他靠着椅背,脖子向上扬,仿佛若有所思。
  琢磨了好一会功夫,他才抓起桌上的电话,拨了一个号码,可才拨了一半,他却停了下来,将电话给扣上,其他书友正在看:。转而,又拨了另外一个号码,电话很快接通,赵广直接说道:“喂,是德义么,我是赵广……等会我要下乡视察,你安排一下,现在就备车……”
  赵书记下乡的消息,很快便不胫而走。这也不算是什么秘密,一把手出门,通常也用不了多久,头头脑脑的就能收到风声。不过今天,赵书记突然下乡,其实也是一个信号,毕竟,杨兴贤的事情,市委、zhèng
  fǔ方面的人,基本上都知道了。
  宣传部长杨兴贤一听说赵广下乡去了,当时就明白什么意思了,这是老家伙不管了。
  这一来杨兴贤可有点慌了,没有赵广支撑,就凭着他,想要扭转局势,简直不太可能。儿子的案子,那是铁证如山,只要追究,根本跑不了。公安局方面,他已经去谈过了,当时话没有说明,比较含蓄,王洪波那边,说的也含蓄,只说高书记都被打伤了,这件事,公安局没法协调,只能公事公办。话里话外,王洪波没得罪人,就是拿高珏当挡箭牌,反正高珏不怕事,又不是固州的,不把你亮出来,王洪波也不好说话。
  杨兴贤不是傻子,怎能听不出来,王洪波是倾向于高珏的,不过也是,如果不倾向高珏的话,昨晚能那么下力么。
  只要案子一判,杨兴贤的后果怎样,他也清楚。儿子坐牢是小,自己的官位丢了是大。
  “高珏……”高珏的名头,杨兴贤作为固州下属的大平县县长,自然是听说过,知道这小子,是属驴的。当初当镇长的时候,就不把县长李向斌放在眼里,硬是把李向斌的干儿子王天华给送监狱里去了。
  赵广都无可奈何的躲了,生怕沾包,可见这件事,想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,基本上是没有可能了。如果有机会,赵广不可能不管他,起码他是常委之一,算是一枚有用的棋子。
  “赵广不管我了,怕我给他拖下水,但他不管我了,我却不能坐以待毙呀。我得想个什么法子……”杨兴贤苦苦思量,想了半天,眼睛不由得一亮,“这件事我必须先发制人,否则必定受制于人。他将我打的这么重,还反说我儿子打了他,他和一个有夫之妇,不清不楚。他不想善罢甘休,老子现在,也不想善罢甘休了,好书推荐:!”
  拿定主意,杨兴贤离开办公室,返回家中。
  他的老婆王彩怡,在家里是忧心如焚,早上去看了趟儿子,看到儿子被打的惨样,心都快碎了。本来想多陪陪儿子,奈何看守的jǐng察不是很给面子,只让留了一个小时,就开始逐客。其实,这都是看在他家地位不同的份上了,换做普通老百姓,连面都见不着。
  王彩怡回家之后。就哭哭啼啼的。一个劲地给丈夫打电话。让丈夫快点想办法,救救儿子。杨兴贤比她还急呢,但办法哪里是说想就能说出来的。
  眼下杨兴贤一回到家里,王彩怡见到丈夫,更是痛哭失声呀,“你这个废物呀,还说当宣传部长是升官了,既然是升官。怎么连自己的儿子都保不住呀。早知道,我就不和儿子离开大平县了,在大平县多好呀,来什么固州。你这个杀千刀的废物,你快还我儿子……”
  杨兴贤本就闹心,一听这话,更加闹心了,怒声说道:“哭哭哭!就知道哭!他妈的,慈母多败儿,要不是你一天到晚的宠着他。惯着他,他有这个胆子吗?”
  “好呀。你竟然数落起我的不是呀。你这个废物,你什么时候,管教过儿子,我不管他,能行么?现在出了事,你就埋怨我,你早干什么去了!我不管,你还我儿子……”王彩怡又继续哭骂起来。
  “好了、好了,你就别哭了。我和你说,儿子的事情,不算大事,只要能够保住我的位置,他最多在监狱里,蹲个一年半载,也就出来了,可如果保不住我的位置,怕是少到家也得蹲个六七年。而且咱们家,也就彻底的毁了!”杨兴贤大声说道。
  “也就是出了点事情,和你的位置有什么关系呀?”王彩怡不解地问道。
  “他是我儿子,是直系亲属,还打着我的旗号,出去狐假虎威,你说有没有我的事情。我不同于普通的官员,我现在是宣传部长,市委常委,而且还负责党的宣传工作,如果我家里出了问题,那眼下这个位置,绝对是不可能再坐下去。再者说,盯着我这个位置的,大有人在,现在我出了事,看热闹的人,落井下石的人,能少得了么,。宣传部长这个位置,根本没法干了,能够平级调动,已经算是谢天谢地。但我特别担心,那个叫高珏的小子,还不依不饶,对我穷追猛打。”杨兴贤有些无奈地叹息说道。
  “高珏……就是打咱家儿子的那个?”王彩怡对案情多少也有了解,别的她记不住,但是谁把自家儿子打的那么惨,她是牢牢记在心里。
  “就是这小子。”杨兴贤咬着牙,狠狠地说道。
  “他差点把咱儿子给打死,还敢不依不饶,他当他是谁呀!”王彩怡愤怒地叫道。
  “这小子是属驴的,他的事情,我听过不少,以前在北安县的时候,不管是开始当镇长,还是后来当县长,都是嫉恶如仇,不把对手彻底踩死,决不罢休。所以呀,这一次我估计,事情绝不能轻易了解,否则的话,赵书记不能不管我,不能这个时候去下乡。”杨兴贤如实说道。
  “啊……那……那怎么办?”王彩怡见丈夫都没了底气,这下可有点慌了。
  “我现在有个法子,或许有用。你听我说,等会,你就去chūn江,到省纪委实名举报高珏。说他打咱儿子,咱儿子身上那么多伤,绝不可能是争斗中造成的。而且咱儿子也说了,高珏一冲进门就打他,还把他举了起来,摔到墙上,当时就摔的他什么也不记得了。按理说,不可能浑身上下都是伤,肯定是高珏在咱儿子失去抵抗能力之后,还下重手打他,jǐng察也不管。另外,还有一个事,就是这个高珏,与受伤那个女人,两个人之间肯定有不清不楚的关系。那个女的,我已经打听过了,是有丈夫的人,高珏为什么为她这么拼命,能是单纯的男女关系么,不可能吧。”杨兴贤用yīn冷的声音说道。
  “你的意思是,让我实名举报高珏,和那个女人非正当的男女关系,以及他勾结jǐng察,殴打咱儿子。”王彩怡明白丈夫的意思了。
  杨兴贤点了点头,“没错。不过,实名举报的这件事,不管到什么时候,你都不要说我知情。”
  “我……我明白……”王彩怡重重点头。

上一章:都市不败至尊 文集 最新章节 下一章:尘埃星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