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茶小说网 > 碎玉投玉 > 尤果网西西全图网
本书标签: 来自星星的龙  茄子视频官网董你更多  昧恋     

尤果网西西全图网:原委

尤果网西西全图网

原委。。。。
  “张哥,你放心就是。”高珏肯定的说道。
  “唉……这话怎么说呢……”张佩沉思片刻,似乎内心也在作斗争,最后才终于下了决心。“这事我也是听秦哥说的,那天他喝多了酒,跟我发了一阵牢骚,失口说出来的。归根到底,就是因为,他们结婚洞房的那天晚上,嫂子没见红。”www.txtxiazai.org
  这是什么意思,太简单不过,就是曹淑芬在嫁给秦广之前,已经和别人发生过性关系,不是处女了。这等事情,要是放在现代,那就是耗子来例假,多大点事呀。可在那个年头,却不一样,说句不好听的,当天晚上揍你一顿,第二天早上去离婚,让你退彩礼,女方家都不敢说半个不字。
  “我说的么,原来是他心中有一根刺呀。”高珏说完,陷入沉思之中,为了这事打老婆,对于一些粗人来说,也很正常。可是,秦广既然这么忌讳这件事,当时为什么又不离婚呢?如果直接离婚,对秦广来说,没有半点损失,丢人的只是曹淑芬。
  高珏认为,自己现在似乎发现了一条线,如果顺着这条线摸索下去,或许可以找到症结所在,然后将秦广心中的刺拔掉。解铃还须系铃人,看来应该找曹淑芬多了解一些情况。
  “张哥,我已经有点谱了,打算先找曹大姐聊一下,对事情进行进一步的了解。”
  “行,那是过去和她说,还是请她过来说。”张佩说道。
  “还是……把她请过来吧。”高珏说道。
  高珏前往曹淑芬家,请她过来说话,但让闫冰留在那里等秦广,不用跟着过去。小丫头老大的不愿意,主要还是害怕,宁可搬把凳子坐在院里。
  曹淑芬不知道高珏找他是为了何事,觉察出似乎很重要,来到张佩家,明显有点紧张。
  再次入座,高珏先客气了两句,然后才进入正题,“曹科长,刚刚我和张哥聊了一会,了解了一点情况,我觉得很有用,或许能够从这里入手,将您家里的事解决。当然了,还需要进一步跟您进行沟通,其中难免有些事情,涉及到您的隐私,所以不知道您是否愿意坦诚相告。”
  “唉……”曹淑芬摇头叹气,说道:“小高呀,你虽是新来的,但进院时,看你处理张佩那件事时,我就觉得你做事很干练,比一般的年轻人强多了,哪怕是我,估计也比不上你。你既然说你有可能把我家里的事解决,大姐相信你。你有什么想知道的,尽管问吧。”
  “你和张哥是老邻居了,我算是一个外人,但有一句话当局者迷旁观者清,我这个局外人,可能会看的更清楚一些。适才张哥和我说了件事,就是您和您爱人新婚之夜的那件事……”高珏语气平和,说话时,并没有直视曹淑芬,显得很随意,说完,还端起桌上的酒杯。
  张佩没想到高珏这么直接,有点难为情地说道:“兄弟……你这……”
  曹淑芬点头,脸上满是伤感,但并没觉得意外。因为自己的丈夫和张佩关系最好,有什么事,都会和张佩说,就连心里的委屈,也多是和张佩倾述。曹淑芬闭上眼睛,眼泪顺着眼角淌下,她没有说话,高珏与张佩也没有催她,默默地等着。许久,曹淑芬睁开眼睛,说道:“能给我倒杯酒吗?”
  张佩二话没说,连忙取过一个酒杯,给曹淑芬倒了一杯酒。曹淑芬拿起酒杯,是一饮而尽,辣的咳嗽了好几声,拿起筷子,吃了两口菜才缓过来。她平复了一下情绪,咬了咬牙,说道:“事情是这样的,当年我下乡的地方是咱们县的列山镇小北村,因为我身体也单薄,以前在家里的时候,就没干过什么活,到了农村下田,又哪里能干的动,每次我的工分都是最少的。即便这样,没用多久,我就累病了,那天我去请假,结果遇到了村支书的儿子,他对我很热情,帮我说了不少好话,还多给我要了几天假,甚至工分照拿。我本以为他是一个好人,谁曾想,就在第二天别人都下地干活的时候,他闯进我的房间,把我给玷污了,还恐吓我,要是我敢把事情说出去,他就打死我,让我永远回不了家。我吓得够呛,哪里敢说,唯有将眼泪流到心里。后来我病好了,他给我换了工作,去做保管员,活倒是不累,但他……他……他隔三差五的……就要和我做那事……”
  说到此,曹淑芬痛哭流泣,已经变成泪人。高珏从兜里掏出手纸,给她擦拭眼泪,她哭了好半天,才断断续续地接着说道:“那个时候,简直是个噩梦,我多么希望,能够快点回家。终于,在三年后,机会来了,国家招收工农兵大学生,我得到了一个名额,摆脱了那里。大学毕业,我被安排到县里的档案局工作,虽然一切顺利,但当年的那件事,一直是我心中的痛。家里一直催我结婚,可我不敢出嫁,我怕…...我怕新婚之夜,被丈夫发现我不干净,再将我赶出家门……”
  曹淑芬哭的越来越伤心,“家里的亲戚朋友先后给我介绍了几个门当户对的对象,我都没敢和他们处,我知道,他们发现我不干净之后,真的会把我赶走。或许也是缘分,那一天,我认识了秦广,他虽然外表粗鲁,但内心很善良。他们家并不富裕,人又没读过什么书,别人都说他配不上我,就连家里也不同意,但我还是决定嫁给他,为了能够和他结婚,父母差点和我断绝关系。新婚之夜,他发现了,他打了我,还要将我赶回来,我苦苦哀求,告诉他,父母已经不要我了,你要是赶我走,我就只有去死。他把我留了下来,但这件事,也成为他心中的痛,结婚的头两年,他经常打我,可我不怨他。在我怀孕之后,有了孩子,随着孩子慢慢长大,他的心性也渐渐好转,不再对我打骂,那个时候,我好幸福……可是,这段日子,不知为何,他、他又变得和以前一样……我问他……他也不说……每天晚上,我都在想,是不是我又哪里做错了……”
  听完曹淑芬的讲述,再看她那楚楚可怜的模样,高珏和张佩的心都是沉重的。她结婚的时候,不是完璧之身,但那能怪她么?她受了多少委屈,从下乡开始,到嫁给秦广,乃至现在,她都沉浸在痛苦之中。
  高珏下定决心,一定要帮助她,不管用什么办法。
  房间内,恢复了沉默,除了曹淑芬的哭泣的声音,没有一个人说话。高珏静静地沉思,过了好一会,他才说道:“曹大姐,你的这段往事,可曾和他说过?”
  “没有……”曹淑芬痛苦地摇头,“我被人糟蹋了三年……三年啊……我怎么敢和他说……”
  “我明白了……”高珏点了点头,又道:“曹大姐,刚刚我听张哥说,他们单位现在效益不好,一个月只开半额的工资,这件事,你知道吗?”
  “我……不知道……”话刚说出口,曹淑芬的身子突然一震,说道:“我、我……我说的么……”
  “怎么了?”高珏连忙问道。
  “从结婚之后,他虽然打我,但每月的工资,确是如数交给我,只留下一点,用来零花。可是,就在前一阵子,也就是四个月前,第一天打我的时候,当时他只交给我,工资的一半。我多嘴问了句,这个月是不是有什么事需要用钱,他就大发雷霆,动手打我。我还以为,他是不是误会了我的意思,连连向他解释,但他不听,就是打我……”曹淑芬哽咽地说道。
  “我知道了,我知道了……”一听这话,高珏兴奋地差点蹦起来。
  也就在这时,外面忽然响起一个男人粗犷的喊声,“老弟,你不是说回来陪弟妹吃饭么,怎么突然有兴致请我到你这喝酒呀!”
  伴随着男人的声音,外屋地里响起脚步声。曹淑芬的表情,明显紧张起来,小声地说道:“他回来了。”
  高珏点头,向她投去鼓励的目光,示意不用担心。
  转眼间,里屋的门被推开,一个能有四十来岁的汉子走了进来。汉子一脸的胡子茬,身材魁梧,显得很凶悍。这正是曹淑芬的丈夫秦广,他见到曹淑芬坐在这里,立马不悦地说道:“男人喝酒,你跑这来干什么?还有,你那同事怎么又来了?”
  他所说的同事,指的自然是闫冰,刚刚他进院,正好看到闫冰坐在院里,小丫头看到他回来,吓了一跳,连忙结结巴巴地告诉他,张佩请他到家里喝酒。秦广是个粗人,当时也没去想,为什么闫冰会在自家门口坐着,而妻子却不在,就风风火火地赶到张佩家。
  “我……”曹淑芬对丈夫很是畏惧,战战兢兢地站起来。
  高珏抢先站了起来,微微一笑,说道:“你就是曹大姐的爱人吧,你好,我叫高珏,也在妇联工作,是曹大姐的同事。”说完,很有礼貌地冲秦广伸出手。
  “你怎么回事?还把同事带到张佩家了!它妈的,是不是嫌昨晚揍得轻了!”秦广根本没去和高珏握手,看向曹淑芬,很是不客气地说道。
  “秦哥,你别这么说,高珏是好兄弟,刚刚还救了我一命呢。”张佩怕一上来就把事情弄僵,赶紧起来打圆场。
  “哦?是你的兄弟?那我就不多说了。对了,怎么没看到弟妹呀?”秦广说道。
  “别提那个贱人了!奶奶的,这个臭婊子竟然背着我偷汉子,幸好下午休息,将这对狗男女被我堵在被窝里!否则现在,还被她蒙在鼓里。当时我真恨不得将他们全宰了,好在高珏兄弟拦住了我,要不然,你怕是想要见我,就得到监狱里面了。”一提到妻子,张佩就觉得难受,气不打一处来。
  “它妈的,现在的女人,都是贱货。一个个的都不要脸,不知廉耻!像这样的女人,就该活活打死!”秦广愤怒地说道。
  “我说秦哥,你也不能一棒子打死一船人,那种女人,终究是少的。像曹大姐,就是个好人,温柔、贤惠……”高珏说道。
  他的话只说了一半,秦广的脸色便难看起来,直接打断高珏的话,怒声说道:“我老婆怎么样,该你个屁事!在老子眼里,全天下的女人都是贱人,又关你什么事?告诉你,要不是看在张佩的面子上,我早就一巴掌给你扇出去了!”
  高珏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浑人,简直不看理喻,但高珏仍是心平气和地说道:“秦哥,我是在妇联工作,我们妇联就是要维护妇女权利,你这么说女人,就不行。还有,现在是法制社会,你又有什么权利打人!”
  “老婆是我的,我愿打就打!你在妇联工作怎么了?就能在老子面前充大个吗?它妈的,你也不撒泼尿照照,看自己算哪颗葱!这酒老子不喝了!我回家了!”秦广说着,一把拉住曹淑芬,叫道:“跟我走!”

上一章:诱捕小说rudin 尤果网西西全图网 最新章节 下一章:dota传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