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茶小说网 > 麻豆传媒映画女郎介绍 > s时代
本书标签: 麻豆传媒app破解版ios  麻豆传媒直播app官网  kkkbo     

s时代:正

s时代

正。。。。
  于爽的话,令高珏豁然开朗,他忽然发现,自己做错了。自己为官的初衷,并非是争权夺利,而是要为民造福。可是现在,自己竟然陷入了权力的漩涡之中。
  他扪心自问,闻善难道不配做这个副区长么?答案自然是否则的。以闻善的能力,完全可以升任这个副县长之职,自己之所以打压他,全是因为这个家伙跳到了尚布屈的那一边。book.zhuike.net
  可是,闻善本身也不是他高珏的心腹,是前任书记的,人家审时度势,选择了尚布屈,难道有错么?如果换做自己呢?
  “爽儿!谢谢你对我的及时提醒,好男儿不仅要顶天立地,还要有宽阔的胸怀,还要有容人之量。这一,我连赵广都不如。”高珏心中感慨。曾几何时,自己扳倒了王天华,王天华可是李向斌的干儿子,而李向斌又是赵广的心腹。赵广不计前嫌,非但没有打击报复,还对他委以重任,这是什么胸襟。如果说,在北安县的时候,赵广支持李向斌,对他下手,高珏可以肯定,自己绝对没有今天。
  官越大的人,胸襟就该越大,宰相肚子可撑船。睚眦必报的人,永远成不了大事!
  “也罢,凡事留一线,
  ì后好相见。闻善,这件事就算了,毕竟是你自己的选择,坐到这个位置上,能不能稳,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。”
  高珏先前自己喝酒,心情很是不好,没喝多少。就有了醉意。可是现在。心情豁然开朗。高兴的很,先前的不爽,一扫而尽。
  他和张佩边喝边聊,倒是再没有醉意。
  酒足饭饱,二人一同从火锅店里出来。
  张佩的司机,一见两位老大出门,立刻打开车门,想要过去接一下。给高书记开车门。不曾想,在车门边恰巧有个老头经过,车门开的太快,也没看到,“砰”地一声,车门直接撞到老头的胳膊上。老头一个趔趄,登时摔倒在地。
  这世上有一句话叫阎王好见小鬼难缠,就是说,地位越高的人,越好说话。相反是那些虾皮蟹子盖,成天耀武扬威。狗仗人势。
  这名司机也不例外,平
  ì里在张佩面前,谨小慎微,可遇到弱者,也是吆五喝六。看到老头被撞倒,非但不上去搀扶,反而大声骂道:“老j
  根子,你他妈的眼瞎呀,把我的车撞坏了,你能赔的起吗?骂的,滚!”
  高珏与张佩正好出来,一见到这个,高珏立刻扭头看向张佩,有些不悦地说道:“怎么回事?”
  “我去看看。”张佩立刻上前,几步过去,一把将司机拽住,大声骂道:“你他妈的瞎呀!把人撞倒了,非但不上去扶,还骂骂咧咧的,是不是不想活了!”
  司机见被老大责骂,登时就懵了。
  高珏也没闲着,几步来到老头身畔,蹲下将他扶了起来,“大爷,您没事吧。”高珏关切地说道。
  “没事,小伙子,谢谢你……”这老头在高珏的搀扶下,站了起来。随即,他便看到高珏的面庞,目光瞬间凝住了。
  “大爷,对不起。是我不对。”司机现在知道害怕了,两位老大都如此客气,自己刚刚,明显有些过分。他连忙向老头道歉。
  可是,老头连看都没看他,仍然是盯着高珏。高珏被老头盯着,有些发毛,实在是眼前的老人家,外表虽然寒酸,但一双眸子好似汪洋大海,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。
  “大爷,您认识我……”高珏故意问道。
  “小伙子,我看你印堂发黑,身上似有不吉之物。那物属yīn,不宜挂在胸前,如果你想要佩戴,还是带在腰间吧。”老头温和地说道。
  “胸前……”高珏着手一摸,随即摸了出来,在外衣之内,衬衣之外,挂的是那块爱神佛牌。高珏哈哈一笑,说道:“老爷子,您说笑了吧,此物是佛牌,怎能是yīn物。”
  “佛牌为何物,我并不清楚,但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,这是yīn物,不宜挂在胸前。”老头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  “大爷,此块佛牌乃是出自大师之手,怎么可能是yīn物。”高珏依旧不信。而且他看得出,这个老头的表情,似乎又不像是说谎。
  “此物散发yīn气,带于胸前,倘若心术不正,内心定被迷惑,他朝难免被反噬。年轻人,我看得出,你和这东西有缘,如果你一定要戴,可否让我送你一个字。”老头郑重地说道。
  “好,不知老先生要送我一个什么字?”高珏和气地说道。
  “你伸出手来。”
  “好。”高珏依言,伸出手来。
  老头子左手托住高珏的手背,右手伸出手指,在高珏的手心上写了一个字——正。
  “正?”高珏纳闷地望着老头。
  “也算你我今
  ì有缘,我若不是被这车门撞了,也遇不到你。年轻人,只要你一心为公,行得正、坐的端,自然百邪不侵。如果你心术不正,
  ì后必然万劫不复。切记切记。”老头说完,不再理会高珏,迈步向前走去。
  高珏不禁一愣,跟着几步追了上去,口中说道:“多谢老先生指。”
  “不必言谢。一入天门惊云霄,功成之
  ì,便是身退之时,莫要贪恋二门里!”老头并不停留,一边走一边朗声念道。
  “一入天门惊云霄,功成之
  ì,便是身退之时,莫要贪恋二门里!”高珏可以听得出,这是老头对他的提,但是高珏想不明白,这话是什么意思。
  功成之
  ì,便是身退之时。
  这句话是啥意思,再简单不过,可什么时候才算功成之
  ì,什么时候方是身退之时呀。还有。那一如天门惊云霄。莫要贪恋二门里又是什么意思。高珏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。
  当他想要找老头问个清楚的时候。前边却已看不见老头的影子。
  高珏连忙跑到张佩身边,问他老头去了什么地方。
  张佩马上告诉他,在前面胡同拐歪了。高珏立刻上车,司机开车,前去追赶,可追到胡同的时候,才发现,胡同很是深长。撵了老远,也没有再看到老头的影子。
  找不到人,也没有办法,找了个距离招待所不远的地方,将高珏放下来,高珏自行溜达回到招待所。
  这一夜,高珏躺在床上,脑子里时不时地就会想起老头临走时送他的那句话。“一入天门惊云霄,功成之
  ì,便是身退之时。莫要贪恋二门里!”
  想不明白这个道理,高珏又忍不住抓起已经放在床头柜上的爱神佛牌。
  老头说这是yīn物。可高珏横看竖看也看不出来,这东西哪里像传说中的yīn牌。而且佛牌的来历,高珏也听了,是龙婆培大师圆寂前送给徒弟的,由徒弟选择有缘人。到底谁是有缘人,于爽肯定是第一个,通过于爽,现在又交到自己的手里,自己便是这块佛牌的第二个有缘人。可大师的佛牌,又怎么可能是yīn牌呢,要知道,艾宗泽老先生可是行家,他给高珏做的鉴定,怎能有假。
  其实高珏不知道,在泰国,除了黑袍阿赞之外,寺庙里的高僧,其实也做yīn牌。而真正超脱的大师,做出的yīn牌是不卖的,只赠送给有缘人。
  随后,高珏又想起老头在他手里写的“正”字。这倒是和于爽的嘱咐差不多,让他一心为公,不求出将入相、富甲一方,但求不愧于心,顶天立地。
  “顶天立地!爽儿!明天我知道该怎么做了!”
  次
  ì天明,高珏前去上班,到了九,关于重建办公楼的党委会议,正式召开。
  尚布屈、夏德来、王若林等一干新老常委纷纷到齐,而高书记则是姗姗来迟。
  高珏进门之时,在场的常委们,都不仅一愣。昨天大伙都看得出,在他落败之后,脸上难免带有褪sè,谁都能猜出来,今天这个党委会,十有**是被两个副书记逼着开的。
  然而此时此刻,高珏的脸上,尽是自信之sè,仿佛已然胜券在握。不过,应该是一股超脱之sè。
  高珏和一众常委打了招呼,坐到自己的位置上,先是喝了口茶水,跟着又进行了一番开场白。
  待到开场白说完,高珏将话挑入正题,“诸位,上次咱们已经就重建办公楼的事情,召开了一次党委碰头会,当时诸位各抒己见,大伙的话都很有道理。上次我也说了,关于此事,咱们再考虑考虑,多想一想,等到正式上会之时,最后定夺。”
  说到这里,高珏略一沉吟,又咳嗽了一声,喝了口茶水,才接着说道:“王若林同志与鄂剑光同志是刚刚进常委,前面的碰头会,并没有参加。我看不如这样,诸位再发表一下,各位的看法,也好让这两位同志有些时间,做些参考。区长,你看如何……”
  说着,高珏看向尚布屈。
  尚布屈了头,咳嗽一声,说道:“高书记说的没错,那就让我先说一下自己的看法吧,也算是抛砖引玉。”
  这位老兄,本来就是主张修的,怎么可能突然变卦。他的说辞,和先前同高珏说的时候,一摸一样。
  尚布屈说完,夏德来又说,他也是那番轮调。常务副区长蔡洋,组织部长李来行,宣传部长侯国昌,纪委书记王赣,全都跟着表达了对重建办公楼的支持。
  十一个常委中,现在是六个赞成重建办公楼的,可以说,不管怎么说,人家已经赢了。
  政法委书记麯孝,武装部长沙伟明,公安局长王若林,常委副县长鄂剑光都没有说话,而是一起看向高珏。他们这是在等高珏表态,再发表自己的看法。
  高珏本以为,鄂剑光会站到尚布屈那一边,也表示支持重建办公楼。毕竟,上次你就没站到我这边,这次我不用指望你。
  昨天的高珏,难免对鄂剑光暗自痛恨,但是今天,他并没有丝毫恨意。于爽的话,开导了他,要不说么,一个贤内助的话,往往是很管用的。
  高珏微微一笑,说道:“区长、老夏,你们都是赞成重建办公楼的。可是我呢,并不敢苟同。为什么这么说,第一,咱们这个办公楼,才用了多少年,外表看来,虽然略有破碎,但也有七八成新,里面的设置,更是没有半损坏。好端端的办公楼,为什么不能用,难道就是因为所谓的面子!我等既然为官,为的不是享福,为的不是面子,我们是什么,我们是人民公仆,人民的仆人!”
  说到此处,高珏伸手指向窗外,大声说道:“你们不妨都出去看看,棚户区的那些百姓,他们家住的房子是什么样的?仆人的办公场所,已经比主人住的都好了,难道我们还要修的更加排场吗?还有,再去看看区里的学校,看看学校的教学楼是什么样的?有几个学校的教学楼,能赶得上我们的办公楼?如果说,哪里改修,我认为,学校的教学楼才是真正应该先修的地方。那里是教书育人的地方,那里的学子,都是国家的未来,我们所处的办公楼,不如和他们的教室比比,看看哪个更应该重修!”
  “九千万!九千万!”高珏沉吟两声,跟着又道:“九千万能做多少事情,你们知不知道!为了面子,就能盖了拆,拆了盖吗?告诉你们,我高珏只要在通江一天,就会在这个办公楼的办公!你们谁自己有钱,谁就自己给我修去!这九千万!哪怕是从银行贷出来,我也不会用在修办公楼上面!区里的学校等着翻修,最重要的是,江边的大坝,更是等着加高!我现在想问问你们……”
  高珏说着,伸手指了一圈在场的常委,大声问道:“你们知道通江区的稻花汛吗?知道每七年一大汛的事情吗?”
  在场的人,大多数都知道稻花汛,因为年年都要防汛,这事要是不知道,那就别干了。

上一章:欲望学院全集无修改 s时代 最新章节 下一章:我还小你不能欺负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