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茶小说网 > 极限挑战第三季第十期 > 的爹地的宝贝
本书标签: 为什么樱桃app下不了  灯草和尚全集  苹果资源网655     

的爹地的宝贝:教唆

的爹地的宝贝

教唆。。。。
  “原北安县县长高珏打人事件的跟踪报道!”
  这篇跟踪报告,对高珏在北安县两次打人的事情,都报道的十分详细。不过,这件事的引子,却不是从刘韵秋被调戏,高珏路见不平写起,而是从于倩被纪委带走写起。于倩都犯了些什么错误,被纪委带走的,多少天没出来,而于倩和高珏又是什么样的关系。www.haHawx.com
  高珏突然回到北安,遇到阿雄和刘韵秋发生误会,然后不知为何,突然上前,打了阿雄。阿雄被打倒,阿雄的朋友上前理论,又被高珏打倒。高珏动手打人之后,和刘韵秋一起上车,扬长而去。阿雄二人记住了高珏这辆车的牌号。
  前几天的一天晚上,高雄二人,以及一个朋友,晚上喝了点酒,遇到了高珏。见到高珏的车牌号,三人便上前报仇,和高珏打了起来,本来想小小的教训一下,没想到高珏先下死手,打了一人的要害。另外二人见朋友重伤,才无奈下重手。可这时候,刘韵秋突然在后面,拿砖头砸到了一个,剩下的雄哥,又被高珏抓起来,狠狠砸到同伴的身上,断了两根肋骨。而打完人之后,高珏又和刘韵秋逃之夭夭,没有报jǐng。
  最后,报道上面,又提出一个疑问,那就是刘韵秋到底和高珏是什么关系。高珏去北安,是不是和刘韵秋约好的,第一次打人之后,一男一女去了哪?如果说不认识,为何两次都凑到一块。如果光明正大的,为何两次打人。都不报jǐng?
  这则新闻一报出来。立刻轰动了整个固州。高珏在固州可是有一定名头的。不明就里的人,都被新闻所误导,纷纷瞎议论起来。而细心的人很快就发现,花样周刊一向是报道娱乐新闻的,这次一反常态,报道起时事新闻了。
  北安报社的报纸,只在北安范围内发售,影响力很低。不过是涉及到一个县。可花样周刊是市里的报社,固州市辖三区三县,周刊的销售,遍布全市。别看以往的销量都不怎么样,可起码销售的范围是广的,而且这次,报社似乎打算赔本赚吆喝,发行量也比往常多,价格么,也略有降低。
  任何报纸杂志。要想销量好,靠的就是新闻。你有好的新闻。销量才能好,要是没有,价格再低,卖家也不进。这次花样周刊推出的可是重磅时事新闻,卖家也知道,这个肯定不愁卖,甚至能够创出新高,所以纷纷进货销售。还真别说,卖的确实好,固州市多少年了,也难得见到一两回如此爆炸xìng的新闻,而且还带着一点点的绯闻,走过路过的,难免要买来看看。
  别看未经许可,擅自刊印、发行关于国家干部的新闻违法,可也仅限于刊印和发行,报亭零售是不犯法的。你敢发行,我就敢卖,天晓得你的新闻是否经过审批呀,但凡发行,不都的经过审批么。否则的话,谁敢刊印呀,找不自在呀。
  买报纸看的,那就更没事了。所以,在花样周刊发行、销售仅半天的工夫,高珏的案子,便传遍了整个固州。
  甚至当天就传遍了整个锦华省。报刊出来了,别的媒体、报社也不知道这事到底经没经过审核呀,其中有不少,专门派记者前往北安进行采访,了解此事。这么大的新闻,可能轰动,再说干传媒的,不就是靠新闻么。
  固州的报社,当天下午,就赶赴北安县公安局,yù行采访。局长温瑞华虽然知道,这很可能是曹靖真搞出来的,却也不敢直接接受采访,毕竟这是犯错误的。于是,先到县委进行请示。
  李向斌自从省纪委下来人之后,可谓如坐针毡。清早的时候,他还不知道花样周刊报道了高珏的事情,毕竟这属于娱乐刊物,绝不会送到他的案头。他是在九点多钟的时候,才由办公室将报刊送过来,李向斌一看到这则新闻,差点没激动的从椅子上蹦起来。
  北安报社出来这种新闻,和他有脱不了的关系,可市里面的报社也报道此事,那和他可就一毛钱关系也没有了。而且,还写的这么详细,似乎对此事了解的极为清楚。李向斌很快就能确定,高珏这小子的仇家不少,不知又是哪个仇家蓄意报复,趁机发难。
  对于李向斌来说,已经到了政治生命生死存亡的时候,如果说,高珏没有事,那自己县委书记的位置肯定就保不住了。可是,如果高珏出了事,说不定自己的位置还能保住。
  自看到报纸之后,李向斌就在琢磨,自己现在该怎么做。琢磨了半天,他认为自己最好什么都不做,就静观其变,反正后面有人出头,自己还是先看着。
  这功夫,他突然接到办公室打来的电话,说是许多记者到想要公安局进行采访,局长温瑞华不敢做主,向县委进行请示,请您定夺。
  这等事,李向斌现在可不敢批,别看他十分希望公安局能够进行采访,但自己是绝对不能批示的。而且这事,估计这事谁都不敢批示。所以,他很是犹豫一下,就把皮球踢给了县委宣传部,让宣传部看着办。
  宣传部在县报社发表文章的时候,就已经吃了个苍蝇,多多少少背上一个责任,现在哪里能批这事,以正当理由,直接拒绝。
  温瑞华见上面不同意,自己自然不敢做主,接受采访,拒绝接见一干记者。
  可这些记者还真有点办法,也不知通过什么渠道,打听到三个伤者的家,进行采访。按理说,这个时候,县公安局应该派人将这三位控制起来了,可是,县公安局没有这么做。也不知是故意的,还是没来得及。
  北安县内,一个比较老式的住宅区,小区大多是六层建筑,而且楼还是用红砖砌的。
  这是雄哥家所住的小区,家里的房子不大,也就是一室一厅。此刻的他正躺在床上,断了两根肋骨,虽然接上,也要休养一段时
  ì。在房间内,坐着一个青年人,青年人一脸的肃然,面容很是冷峻。眼睛正直勾勾地望着雄哥。
  雄哥被他盯得,明显有点紧张。也不怪他紧张,青年不是别人,正是亮子。亮子虽说是曹靖真的jǐng卫员,但能当正师级jǐng卫员,身手能弱了么,在部队久了,又是跟着大领导,气质自然也不同。
  他是刚来到雄哥家,雄哥的老妈,本在儿子这里照顾,但现在已经被打发出去。
  “这位,兄弟……不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呀……”在亮子的注视下,雄哥终于紧张地问道。
  “我是来告诉你一件事的。”亮子冷冷地说道。
  “什么事?”雄哥诧异地问道。
  “等会会有记者过来,对你进行采访。可当记者走后,就会有jǐng察过来,将你抓走。你若是被抓你,便绝不会好过。打你那个人,是什么身份,想来你已经知道了。”亮子又是冷淡地说道。
  “我……我知道……是县里以前的县长,现在在chūn江当大官……可是……我是挨打的,jǐng察又来抓我干什么呀……”雄哥很是委屈地说道。
  “自然是不想让你多说话。你虽然是挨打了,可你不也是调戏妇女在先么。给你按上一个强jiān未遂的罪名,也够你蹲上几年了。”亮子冷笑起来。
  “我……我哪里强jiān了,我可连碰都没碰那个女的,而且还接连两次挨打……这次,连肋巴条子都被他打断了……凭什么算我是强jiān呀……”雄哥有点不忿地说道。
  “官字两个口,说你是强jiān,你就是强jiān。你既然都知道打你那个人的身份了,他要是不想让你好过,你以为你好过的了么。上了法院,还不是他想怎么判,法院就得怎么判。”亮子又笑了起来。
  “啊……那……那我怎么办……我冤枉呀……”雄哥一想也是这么回事,当下就紧张起来。
  “我有个法子,能让你免去牢狱之灾,不仅如此,或许让你报仇雪恨。”亮子肯定地说道。
  “什么法子?”一听这话,雄哥的眼睛马上亮了起来。在意识到潜在的危险之后,雄哥慌了,现在有点病急乱投医的意思。
  “等下会有记者来采访你,那个时候,你除了将知道的一切告诉记者之外,另外再向记者表态,想要到法院状告高珏。只有这样,才能救你。因为在你被抓之后,唯一能够依靠的,就是记者将事情曝光,令你得到舆论的支持。不然的话,你是一点希望也没有的。”亮子微笑地说道。
  “那……谁敢报呀,前两天,我听人说,上次北安报社因为报道了此事,主编都被jǐng察抓了。”雄哥小心地说道。
  “这个世上,正义之士,敢于说实话的人,还是多的。只要你相信我,我保证能够万无一失。”亮子又是肯定地说道。
  “我……”雄哥不知可否,可以说,当他从北安
  ì报上得知了高珏的身份之后,就已经吓破胆了。眼下似乎,他也没有什么办法了,犹豫一下,郑重地说道:“好,我听你的!”
  不过,这家伙也不是白痴,他要看看,是不是一切真如亮子所言。然后,再做最后的决定。毕竟,起码要看到,等会是否有大量的记者到来。

上一章:白白发布页 的爹地的宝贝 最新章节 下一章:01bz最新移动路线1路线2路线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