红茶小说网 > 楼顶里大象在线完整观看 > 幸福宝官方网站向日葵芭乐
本书标签: 九哼尊上  盛世独宠狼性王爷你好坏  中文字幕无线码在线一区     

幸福宝官方网站向日葵芭乐:看谁先坚持不住

幸福宝官方网站向日葵芭乐

看谁先坚持不住。。。。
  上次镇里工作调整,其实也就是简单的变化,主要是罗荣举和徐中泰的工作变化比较大。罗荣举负责的城建、交通、公路、环保、国土资源等工作,包括城建办主任一职,全部拿掉,由徐中泰接管。而徐中泰负责的文教、卫生、计划生育工作,还没全都落到罗荣举的头上,只给他了一个卫生和计划生育。简直是落到低谷。
  “这个家伙,这个王八蛋,一定要让他死,一定不能放过他!”秦广激动地说道。秦广正直、火爆,对于这个伤害了妻子的人,他是恨到了极点。可他却没想过,如果没有罗荣举,他这辈子也不可能娶到曹淑芬这个门不当户不对,且漂亮的妻子。www.Doulaidu.com
  曹淑芬的泪水越来越多,但是脸上露出坚毅的表情,她比谁都痛恨罗荣举,如果不是他,自己就不会陷入痛苦的深渊。她自然想报仇,但是她没有那个能力,现在高珏愿意帮她报仇,她怎能不激动。“有……用得着我的地方吗……”
  “不用……这个败类,祸害了那么多人,镇里就有现成的,随便抓一个,就能让他死的难看!”高珏自信地说道。他怎能让曹淑芬出面,虽然曹淑芬是受害者,但如果由曹淑芬出面的话,曹大姐的名声彻底毁了不说,而且年头太久,也未必管用。
  “兄弟,有用得着我帮忙的地方吗?有的话,你说一声,我去打断那王八蛋的狗腿!”秦广大声嚷道。
  “不用。我想收拾他,简直易如反掌,你们等我的好消息就行。好了,咱们不提这些扫兴的事情了,大过年的,说点高兴的,来,先喝酒。”
  高珏见到这两口子,一个哭,一个火气十足,连忙转移话题。他连说了几个笑话,才勉强将气氛缓和开来。高珏本想等张佩回来,一起喝上几倍,可一直等到下午三点,也不见张佩回来,而自己也有了几分酒意,想到江红杏正在等自己过去,去晚了不好,便行告辞。
  离开曹淑芬家,赶往江红杏那里,江红杏正在厨房忙活,一见他来,高兴的不得了,把他先到里屋坐。
  进了卧室,高珏先是一愣,因为在炕上,竟然挑了个蚊帐,只是蚊帐并未放下。他顺口问道:“大冬天的,怎么还挂个蚊帐,上次好像没有呀?”
  “用得着你管,到炕上等着,饭菜马上就好。”江红杏在外面喊了一嗓子。
  高珏摇头上炕。炕桌已经摆好,上面放着一瓶红酒,两个高脚杯,看架势,还挺有情调。
  紧跟着,外面想起煎东西的声音,油烟弥漫,以及江红杏的咳嗽声。
  “红杏,怎么了?”高珏连忙问道。
  “你在屋里坐着就行,别开门啊,油烟大。”江红杏喊了一嗓子,又是脚步之声,好像是跑到阳台,将窗户打开。
  过了好一会,江红杏将里屋的门推开,手里拖着两个盘子,盘内还放有刀叉,只是脸上,一脸委屈之色。
  高珏瞧了一眼,盘子里黑糊糊的,有两块东西,也不知是啥,等江红杏把盘子放到桌上,他才反应过来,原来是两块煎焦了的牛排。
  “哈哈……还要请我吃西餐呀……可这牛排也太熟了吧……”高珏笑了起来。
  “笑什么笑呀,还不是为了你……”
  江红杏抱怨一声,上炕坐下。
  “你把牛排煎成这个样子,该我什么事呀?”高珏莫名其妙地说道。
  “我看电视里,那些有钱人,都吃牛排,我就寻思着,马上快过年了,也让你尝尝鲜。谁知道,这东西忒不好做,刚一下锅,油就到处乱蹦,烟也呼呼起来了,我开窗放烟的功夫,锅里的牛排,就变成这样了。”江红杏很是委屈地说道。
  高珏一见她那可怜的小模样,心中一阵怜惜,拿过一个盘子,用刀叉轻轻切肉。他也是第一次吃牛排,虽然动作不正规,但也切下来一块。
  牛排外表焦黑,里面带着血丝,实在不成功。但高珏还是叉到嘴里,津津有味地嚼了起来。“味道很不错么,外焦里嫩,真好吃。”
  听到高珏的夸赞,江红杏脸上终于露出喜色,认真地说道:“真的好吃吗?”
  “真的好吃。”高珏肯定地点头说道。
  “看来我还蛮有烹饪天赋的,不仅家常菜做得好,第一次做西餐,也能取得成功。不当厨师,真的可惜了。这牛排,外表看似不太好,但我用调料喂了一上午,味道肯定都进去了,肯定不会比那些洋厨师做得差。”高珏昧着良心夸了两句,江红杏还喘上了,她将红酒的瓶盖打开,开始给高珏倒酒,一边倒,一边说,“我看电视里,吃牛排都要喝红酒,所以,我特地买了一瓶。咱们慢慢品尝。”
  她买的这红葡萄酒,是长白山葡萄酒,大街上十块钱一瓶,哪能和人家西餐厅里的红酒相比。把酒倒满,她又自己切了过牛排,看到里面的血丝,不由得一皱眉,但高珏说好吃,她也想尝尝,于是硬塞到嘴里。
  “噗……怎么这么难吃……”
  “我觉得挺不错的……”高珏微笑地说道。跟着,又切了一块,放到嘴里,细细品尝起来。
  “你就哄我吧,一点也不好吃,难吃极了。”江红杏好似小女孩一般,撅着嘴说道。
  “那我怎么就觉得好吃呀,哦,对了,这里有一股爱的味道……”高珏柔声说道。
  “哼……就会哄人……”江红杏的脸上露出笑容,心里美滋滋的。她又切了一块,放心嘴里,细细地咀嚼起来,这一块,她没有吐,最后咽了下去,然后说道:“还真别说,是有一股爱的味道,这味道真好……”
  “吃牛排要喝红酒,来,咱俩喝一杯。切尔思……”高珏柔声说道。随手举起高脚杯。
  “切尔思……什么意思呀……我好像在电视里听过……”江红杏也举起酒杯,微笑地说道。
  “就是我爱你的意思……”高珏笑着说道。
  “呸!别当我不知道我爱你的英语怎么说。”江红杏轻啐一声。
  “怎么说呀?”高珏故意问道。
  “爱老虎油……”江红杏扬起俏脸说道。
  “爱老虎油兔……”
  酒杯相碰,二人都不是那种喝红酒的人,虽然装的比较有情调,可一喝酒,马上显露出来,一口就干了。
  高珏肚子里有饱,吃不吃,现在也不饿。江红杏似乎也不饿,两个人慢慢品尝牛排,吃了一多半,便吃不动了。一瓶红酒下肚,这点酒,对他俩来说,根本算不得什么,可江红杏的脸,却潮红起来。
  她柔声说道:“你把桌子端出去。我不叫你进来,你别进来。”
  “你又耍什么花样呀?”高珏纳闷地问道。
  “又得着你管,小老公,听话。”江红杏撒娇般说道。
  “好、好,谨遵老婆大人吩咐。”高珏收拾好桌子,搬到厨房,老实地留在外面,琢磨着,江红杏今晚,又要耍什么花样。
  等了将近二十分钟,里屋才传出江红杏的声音,“现在可以进来了。”
  高珏把门推开,还没等跨步进门呢,先吓了一跳。放眼看去,房间内原先的日光灯,此刻换成了幽暗的小红灯,使这不大的房间,充满了朦胧与神秘感。窗户上,也挂着粉色的窗帘,正好和这房间内的光线,相得益彰。本是挂在顶棚上的蚊帐,此刻已然放下,江红杏侧躺在炕上,因为光线太暗,令高珏看不清江红杏的模样,仅能看到一个优美、神秘的轮廓。不过,这种朦胧感十分诱惑,高珏的小弟弟一下子便有了反应。
  “我靠,你这是搞什么飞机?我还以为进了盘丝洞呢?”高珏随口问道。
  “你说对了……我就是盘丝洞里的蜘蛛精……你敢不敢过来呀……”江红杏用妩媚诱人的声音说道。
  “你当我还怕了你不曾,我现在就来!”高珏将门带上,两步来到炕边,将蚊帐掀开,随即,脑子里便有一种充血的感觉。
  此刻的江红杏,身上穿着一件红色的纱衣,纱衣透明,县出里面黑色的性感胸罩。腰间一条白色短裙,因为右腿弯曲,短裙都快下滑到大腿根处。她的修长的双腿上,穿着黑色的丝袜,丝袜很长,一直连到裙内,丝袜的缝隙很大,露出那雪白的肌肤。如此妩媚妖娆的装扮,试问哪个男人又能抵抗的了。
  此刻的高珏,简直看傻了,两只眼睛直勾勾地落在江红杏的身上,再也无法挪开,甚至连话都不会说了。
  江红杏看到高珏如此痴迷的模样,脸上又是妩媚一笑,冲着高珏勾了勾手指,柔媚地说道:“你来呀……”
  “来就来,谁怕你!”高珏三下五除二,将身上的衣服脱下,扔到一边,只剩下一条内裤,跟着一个饿虎扑食,扑了上去。
  江红杏倒也灵巧,在高珏作势欲扑的时候,轻巧地向内一滚,使高珏扑了个空。高珏一击未中,跟着起来,又待再扑,却听江红杏媚笑地说道:“小老公,你忘没忘昨晚说的什么?”
  “我说什么了?”高珏早将昨晚说的话忘在脑后。
  “你说我这些天憋得厉害,要和我比比,谁先忍不住碰对方,你这话都忘了呀……”江红杏声音柔媚入骨,脸上娇美多情,双眼如波,勾魂夺魄。
  “我说你怎么突然搞出这些花样,原来是为了昨晚打赌的事,想让我就范,没那么容易,我这人什么也没有,就是有定力。既然你又提起这茬,那咱俩就比比,看谁先耐不住。”高珏这次也不急,想要看看,江红杏还能玩出什么花样。
  “啵……”江红杏冲着高珏,虚吻一口,转而摆了个诱人的造型,左手轻抚双胸之间,右腿高高抬起,右手隔着丝袜,轻轻抚摸,顺着小腿向下,慢慢滑动。她的右腿抬着,腰间的短裙,跟着下褪,已能若有若无地露出那黑色的三角裤。
  高珏只看的血脉膨胀,胯下的“小高珏”差点把内裤撑破。而江红杏的表演仍在继续,抬起的右腿,时而弯曲,时而笔直,芊芊玉手,上下滑动,忽内忽外,有时大腿内侧游走,就当快要碰到那禁区之时,又突然转而向上。高珏的鼻血都好流出来了,心中暗骂,“尤物,妖精,早知道这样,昨晚不和你打赌了。”
  有心现在就上,但他知道,要是这么点诱惑就把持不住,以后肯定要被江红杏嘲笑,再者说,江红杏肯定还有后招,再看一会,也许还有更销魂的也说不定。
  他强耐着性子,继续欣赏,说真的,这种感觉,实在太过难受。和他相比,江红杏也好不到哪去,此刻的江红杏,已经切身感觉的,自己下面春潮滚滚,好需要那种充实的感觉,可是高珏,仍在坚持,就是不上。大美人心中暗骂,“你这个混球,现在还不上,是不是想难受死我呀……哼……看来还得再给你来点厉害的……”
  “嗯……”
  江红杏拿定主意,随即,嗓子眼里吐出媚骨的销魂声,声音或急促,或浊重,而两只手,也跟着忽快忽慢。
  眼前的春色,已经够让人难以抵御,现在加上销魂之声,高珏更加无法抵抗,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前窜了一下,距离江红杏只剩下不到二十厘米。
  “终于忍不住了吧……”江红杏心中暗喜,柔媚地轻吟一句。
  她要不说这一句,高珏跟着就能骑到她的身上,开始肆虐,可高珏一听此言,倔强的脾气,立刻站了上风。他干咳一声,自我解嘲般地说道:“我……你这炕烧的太热,那边有点烫腚,我挪个位置,你继续,看谁先受不了……”
  “小坏蛋……还嘴硬……看我今晚不把你的鸭子嘴掰弯了……喔……”江红杏妩媚娇吟,右手轻轻拉住纱衣的下摆,慢慢向上掀去,她的右腿,放了下来,跟着向前一弯,膝盖慢慢向高珏的两腿间顶去。
  “你才嘴硬呢……嗯……”高珏咬着牙,咽了口口水。突然感到,江红杏的膝盖,轻轻地触碰到自己的小火龙之上,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袭击,他不自禁地“嗯”了一声。旋即,江红杏的膝盖又收了回去。
  刚刚的感觉,实在太过刺激,高珏本做好准备,迎接继续的挑战,没有想到,人家不来了。内心马上一阵失落,可没想到,江红杏的膝盖,又去而复返。

上一章:千层浪2020污版 幸福宝官方网站向日葵芭乐 最新章节 下一章:冥王老婆大人我错了